丛½é’å¹´ç½

教育

首页 >> æ–‡å­—列表 >> æ­£æ–‡

谁è“å长å员会”变了味ï¼

发ç时间ï¼2021-09-10 08:18:00 æ¥æºï¼ ä¾ å岛微信公å

  最近,有关学校家å会的两件事成了新闻:深圳某校初中二年级å委会发动所有班级å生å长为教师送礼,负责人兄¶å‚¿ƒé€ç¤¼è¿›åº¦ï¼ŒåŽè¢œ‰å…³éƒ¨é—¨å«åœï¼›ç¦å·žå¸‚教育局下发通知,严禁å委会收取“班费”、组织“谢师å”,或以任何名义向教师赠送礼金礼品及有价证券等è为ã€

  变味的å委会再æ引发社会关注ã€

  

  最近,有关学校家å会的两件事成了新闻:深圳某校初中二年级å委会发动所有班级å生å长为教师送礼,负责人兄¶å‚¿ƒé€ç¤¼è¿›åº¦ï¼ŒåŽè¢œ‰å…³éƒ¨é—¨å«åœï¼›ç¦å·žå¸‚教育局下发通知,严禁å委会收取“班费”、组织“谢师å”,或以任何名义向教师赠送礼金礼品及有价证券等è为ã€

  变味的å委会再æ引发社会关注ã€

  

  网友留言及当地教育局回应

   一

  2012年,教育部曾下发通知,提出è在全国幼儿园和中小å内建立å委会。通知对å委会的职责有明确定位:参与åæ ¡ç理(包括对å校工作è划和重è决策提出意è建è、支持配合å校工作、监督改进)、参与教育工作(包括发挥家长的专业优势、发挥å长的资源优势、为学生开展校外活动提供教育资源和志愿服务等)、沟通å校与家庭ã€

  这项制度的è计初衷是为沟通å校搭建桥梁。但一些å校在执è过程丼Œè®©å委会变了味ã€

  记者采访了一些å生å长。å长们表示,现实中家å会的工作重心简化成了“无条件攌å­¦æ ¡æ‰€æœ‰çš„工作”ã€

  例å北京某小学å长华女士,曾连续3晚到孩子学校“加珀æžå”Ÿã€‚因为å子所在班级换了新教å,但上一丏­çº§ç•™ä¸‹å¾ˆå¤šåžƒåœ¾ï¼Œå¢™é¢ä¹Ÿä¸å¹²å‡€ã€‚于昼Œç¸»ä»»æ‰¾åˆ°å委会,è大伙儿帮忙改善教室面貌。åæ ¡ç心想着找å长干多省心,到å头找清洁工还得花钱。所以,朝€â€œå校一声喊,咱就只能干”的心态,华女壯å¤©ä¸‹çŒ‰ç‚¹åŽ»å­¦æ ¡æŠ¥åˆ°ï¼Œç»™å­©å­çš„教室搞協Ÿã€

  ä¸å®¶å会也不遑多è。某ä¸å®¶å会成员徐女士告诉记者,她å子所在的珺§å®¶å会分工明硼Œé™¤äº†æ­£å‰¯ä¼šé•¿ï¼Œè¿˜æœ‰ä¸“门负责安全、组织、å传的委员。日常活儿不少,比å美化教å、组织各类校囵›äº‹ã€ä¸ºå­¦ç”ŸæŒ‘选演出服饰、排版制作班级文化å等ã€

  既然这么紼Œä¸ºå•¥è¿˜è加入家å会?

  有å长è,å子进了新学校,å长可以通过家å会跟老师加强沟通;有å长盘算,通过为班级做事,叻¥åœ¨è€å¸ˆé¢å‰ç»™è‡ªå®¶å子加分;有的小å干脆把父母加入å委会的å子统统提为班干部,老师的理由很充分:“å子他爸å在å委会做这做那,给娃一丏­å¹²éƒ¨å½“当算啥?â€

  

  
某小学å委会成员“热心帮助美化教室”ã€

  äº

  家å会可没那么好进。æ汉某高中一名å委会成员刘女壑Šè¯‰è者,家å会不容易进,进去后还得使尽浑躧£æ•°è¡¨çŽ°ï¼Œæ¯”工作还卖命ã€

  前几年有媒体报道称,上海某小学的几位家长为加入å委会而晒出“ç履历”“ç学历”。“在知名外企做HRD、某知名投è投资人,这些家长履历我都见过。虽然夸张,但靠硕博学位、职务头衔竞选的家长属实不少。”刘女士说ã€

  

  
上海某小学å长晒出“ç履历”ã€

  在实践中,一些å校故意模糊å委会职责边界,打着“为孩子好”“支持å校工作”“å子教育不能光学校承担,å长也得分担”等理由,无限放大å长职责,把å长变成给学校打杂的义务工ã€

  前不久,有网友留言称,臷±å˜¯ä¸€åæ™®é€šé“è··¥ä½œäººå‘˜ï¼Œç»“果老师知道了,于是,每次有老师的亲戚朋友坐车,都è求他给特殊待遇;还有的网友è,上学时臷±æ‰“扫教å、卫生区,当了å长还得给孩子打扫教å、卫生区ã€

  更有甚者,在一些å委会成员眼中,今日之殷勤,能换来孩子在åæ ¡è区别对待、高看一眼、开开小灶,因此借着家校协同的名义送礼、è饀äº’换资源ã€

  最近网上有一名初一家长称,教师节快到了,班里的家å会会长在群里发消æï¼Œâ€œç»å®¶å会决定,要给主ç老师准å礼物,é计花è´2000多元,人均几十元,通知各位家长知晓”ã€

  这位家长很不满意:å生自己准备点鲜花、制作个小礼物给老师过节,是人之常情;现在å委会突然冒出决定,è求集资送礼,以后是不是每个节都得送?昸æ˜¿˜å¾—è老师吃饭?我要不送,家å会不得把我当成刺头,怂恿老师给我孩子穿小鞋?

  还有家å会提出,由å长集资è立班级å学金,用于å励“成绩好、进步大、有突出事迹”的学生。å长王先生就很疑惑:å励这么小的å子è靠å学金吗?学期结束剩下的钱咋办?有些å长捐得å,老师会不会è他们的å子“有突出事迹”?这ç建è的最终获利者往往昜€å…ˆå€¡è的å委会成员,其他å长虽不情愿,但ç于å子,參½æ•¢æ€’不敢言ã€

  这都昅¸åž‹çš„裹挟效应ã€

  

  
某å委会提出由å长捐款è立å教å学金ã€

   ä¸

  变味的å委会,无疑是畸形家校关系的集丽“现ã€

  在全国推广å委会制度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家校之间确žç¼ºä¹è‰€§äº’动。尤其没有手机网络的年代,å校交流主要靠孩子口头轾¾ï¼Œâ€œå‡ä¼ åœ£æ—¨â€æ—¶æœ‰å‘生。那时,家长也乐意把孩子全部托付给å校:“我家熊孩子不听话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â€

  家校关系究竟为啥变了味?有人说,因为狔Ÿå­å¥³è¶Šæ¥è¶Šå,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一ä¸å­èº«ä¸Šï¼Œè¿‡åŽ»é‚£ç“散养”方式肯定不行;有人说,孩子越来越金贵,学校不敢严ç,怕出事担责,于是就把家长拉进来“共建”“共教”;也有人è,这昤¾ä¼šé气使然,学校铆着劲比拼资源,教书育人反而“退居二线”,所以找“有能力”的家长办事就是必然的…â€

  无èæ˜é•¿æœŸå¾…给孩子“走捷径”,还是学校希望“换资源”“找劳力”,把å委会变成“å校临时工组织”“变相小圈子联谊会”等,都偏ç了教育本贼Œæ›´å½±å“æ•™è‚²å…¬å¹³ã€

  家长在å子教育过程中扼”着不可缺席的重要è色,家长代表以适当的方式适度参与学校重大决策及教育教学活动无収šéžã€‚但如何厘清边界,什么是分内事、什么是越界事,都è有更清晰的划定。å果权责不清,就å易变成一笔糊涂账,è么徒有其名,要么多了些免费打杂劳力,要么成了有钱有势的å长与学校间的利益交换ã€

  家å会的é—显而易见,不改不è。通过整顿家å会给家校关系正本清源,也昸€ç§å‡è´Ÿã€

  
责任编辑:杨海琴
责任编辑:李华锡
加载更å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