丛½é’å¹´ç½

教育

首页 >> æ–‡å­—列表 >> æ­£æ–‡

教材改编原作的边界在å“

发ç时间ï¼2021-04-22 14:51:00 æ¥æºï¼ å…‰æ˜Žæ—¥æŠ¥

  近日,一篇é为《萧红入编è朚„不幸遁‡ã€‹çš„文章在网络上引发广泛关注,文章è为教材改动萧红原作过多。有学者就此提出了“教材改编的边界在哪”的é—ã€

  入选教材的文章能不能修改?俔¹çš„原则是什么?大致上有如下几ç做法:适应社会政治变迁所作的诨€ä¿”¹ï¼Œå丈«ç§‘å性、知识性差错所作的俔¹ï¼Œä¸ºè¯¨€è§„范化而作的修改,为了降低难度而作的修改。判斿®æ”¹æ˜¯å¦åˆé€‚比较å杂,需要具体分析ã€

  教材编者必然会关注所选文章的诨€æ˜¦è§„范,而å诨€æ˜¦è§„范的问题,不同的人參½æœ‰ä¸åŒçš„看法。å郲«è‹¥ã€Šå¤©ä¸Šçš„市è》,选入诖‡è¯¾æœ¬æ—¶è改为《天上的街市》,改动的理由是“市街”一词不合乎北京口è的习惼Œåº”è说“è市”。《天上的街市》这ä¸ç›”¨äº†å‡ åå¹´ï¼Œä½†è¿™ä¸€æ”¹åŠ¨æ˜¸æ˜ˆé€‚?笔者è为其实是有待商榷的。“市街”有两义:一星Žå¸‚中的è道,二是市镇;而“è市”是贉©çš„地方。《天上的市è》所写的昉›éƒŽç»‡å¥³åœ¨å¤©è上的闲游,而不昴­ç‰©ï¼Œé¢˜ç›®åº”è昀œå¸‚街”,而不应è昀œè市”ã€

  有些俔¹ï¼Œæ”¹åŠ¨çš„文字没有é—,但原文也没什么错。å《火烧云》的原文:“天空的云,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,红堂堂的,好像是天着了火。”修改后变成这样:“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,红彤彤的,好像是天空着了火。”“红彤彤”和“天空着了火”固然是规范的è法,但原文的“红堂堂”与“天着了火”也没有什么不当ã€

  这些俔¹ï¼Œä¼¼ä¹Žæœ‰ä¸€ç§å€¾å‘,就æ˜ä½œå“çš„文字更晀šåŒ–,是大å数人所说的话。但这样的修改,实际上是把文章的诨€æ”¹æˆè¿‘乎一丠·å­ï¼ŒæŠŠè言表达上各有特色的文章,改成了“标准件”,这å学生的阅读与写作都是很不利的。å生阅读时,所接触的词诃½æ˜€œå¤§è·´§â€ï¼Œéƒ½æ˜¯ç”Ÿæ´»ä¸¬åˆ°è¿‡æ— æ•°æ¬¡çš„。阅读这样的课文,å生很难有什么新奇感ã€

  课文俔¹çš„这种“去一§åŒ–”,对å生写作能力的提升也很不利。å生写作能力的提升,主要途径不是写作知识的掌握,而是学习、模仿优秀的文章。å生所学的课文,自然是学生主è的模仿å象,若å生所学习的è文都失掉了鲜明的一§ï¼Œä»–们又怎么能写出富有个性的文章呼Ÿè€Œæ–‡ç« çš„一§ï¼Œé¦–先体现在è言上ã€

  俔¹åŽŸæ–‡ï¼Œæœ‰æ—¶æ˜¯å‡ºäºŽé™ä½Žéš¾åº¦çš„考虑。这类修改,常常也把原文丯Œæœ‰å½¢è±¡æ€§çš„文字改掉了。一丅¸åž‹çš„例子昀èˆã€ŠåŒ—亚„春节》的俔¹ã€‚原文中写道:“这种粥昔¨å„ç的米,各种的豆,与各种的干果(杏仁、核桃仁、瓜子、荔枝肉、莲子、花生米、葡萄干、菱角米……)熈çš„。”è文修改后,变成:“粥昔¨å„ç米,各ç豆,与各种干果熬成的。”其实,原文的这东°æ–¹æ°æ°æ˜¯æœ€ä¸åº”该删掉的。é先,老舍写的“杏仁、核桃仁、瓜子、荔枝肉、莲子、花生米、葡萄干、菱角米”能够丰富å生知识。其次,字词æ˜ç”Ÿè识世界的一种途径,《北亚„春节》写到的这些干果名称,ææ˜å­¦ç”Ÿç”±æ对世界å有一份了解,改后的“各种米,各种豆,与各ç干果”,等于什么都没èã€

  所以å果非要用一句话说明教材改编有什么边界,应è昻¥ä¿ç•™åŽŸä½œçš„生动性和丰富性为要旨,而不昰†å…¶å•ä¸€åŒ–、抽象化。前者,正是我们为å生编写è文教材的盚„æ‰€åœ¨ã€‚ï¼ˆä½œè€…ï¼šå”æ™“æ• 广东外è外贸大å南国商å院教授)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1å¹04æœ22无02版)

责任编辑:胡梦é
加载更å新闻